一座南山

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
你好,我是南山。

【速度松】王子与魔王

!甜

污 啾:

ooc 段子


王子与魔王
1.
四月份的春天,伴随着冰雪融化,第一朵野花绽放的时候,小王子出生了。他是个绿色的小王子,被所有的仙女祝福。然而,小王子的百日宴会上却出现了个不速之客——被国王陛下遗漏了的调皮鬼,他揪着自己可爱的粉色礼服,给小王子下了诅咒。
「他十六岁的时候一定会被魔王抓走!」
城堡里的人一下子都乱了手脚,王后却对着那些手忙脚乱的家伙们一声怒吼。
「你们这是看不起魔族吗!」
哦,糟糕,王后陛下嫁过来之前是个魔女来着。
2.
小王子被取名叫轻松,为了不让调皮鬼的诅咒实现,国王把小王子关在了高塔里面,由王后亲自教导。不知是不是遗传了母亲体内魔女的血统,轻松说的第一句话不是爸爸也不是妈妈,而是魔法。
「哎呀,我们的小轻松想学魔法吗?」
看着用力点头的小孩儿,王后的脸上绽放微笑。
「在那之前,要先学烹饪才行。」
3.
轻松今年九岁多啦,在王后的努力教导之下,他不但会不少魔法,从烹饪到缝制都是他的拿手好戏,有时候甚至还能帮忙处理些朝政。国王对王后教导出来的轻松很是满意,王后对自己可爱的儿子也很满意。于是,在轻松十岁生日那天,王后决定答应他一个愿望。
「什么都可以吗母后大人?」
「当然啦我的小宝贝。」
「那我想去看看魔王!」
看着轻松单纯又憧憬的眼睛,王后的脑子里浮现出魔王那张不修边幅的邋遢模样,既不忍心拒绝轻松的愿望,更不忍心打破魔王在轻松心目中的形象,想了好久,王后召唤出一只巨龙。她让轻松骑在龙身上,巨龙会带他远远的看上魔王一眼。
「那您呢,母后大人?」
「我就在这等你回来。」
我当然要提前去通知那个傻逼魔王,傻孩子。
目送着轻松远去之后,王后立刻用了个传送魔法到了魔王的城堡。
「小松!」
4.
自从十岁那年远远的看了一眼魔王之后,仍是个孩子的轻松对那个魔王就有了很深刻的印象,黑色的长发,暗红的瞳孔,背后挥舞的巨大翅膀,还有那一身黑红相间的修身礼服…对于小小的轻松来说,那冲击简直太大了。所以从那之后轻松经常央求王后让他去魔王城看一眼,只要远远看一眼魔王他就能满足,王后当然拒绝不了可爱儿子的要求了。
王后看着已然成为魔王死忠的轻松仿佛看到了年幼时的自己,她不得不承认那个魔王看起来倒是挺帅的,但他骨子里,就是一个人,哦不,魔渣。天知道他睡过魔族或是人类得有多少!但是,王后又想起了她在出嫁之前签下的某张契约,她投在轻松身上的眼神就开始复杂起来。
「小轻松啊,你最喜欢谁啊?」
「母后大人!」
「然后呢?」
「魔王陛下!」

「那父王呢?排第三?」
「哎?父王的话…要在女仆姐姐和侍卫大叔还有贝尼亚和诺兰之后哦!」

贝尼亚是那只巨龙,诺兰是王宫里养的猎犬。
「那小轻松,如果以后结婚的话,想要和谁呀?」
「结婚?结婚是什么?」
「就是和自己非常非常喜欢的人永远在一起,就像父王和母后一样。」
「那——魔王陛下!」

当天晚上,魔王城。
「小松你他妈给老娘滚出来!」
5.
魔王小松最近很苦恼,他城堡里唯一一个会做饭的魔女豆豆子嫁给了人类,虽然是人类里的国王,但这就说明他以后都吃不到好吃的东西了,这怎么可以!所以他当然没有允许那个魔族的请求,直到对方跟他开出了条件。
「十六年,十六年之后我就还你一个会做饭的。」
「不干,这样我不划算。」
「除了做饭什么都会!」
「…能生孩子吗?」
「操你在想什么?!」
「我想要个可爱的混血老婆嘛——」
「万一是个男的呢?!」
「我不管,要不然你就别走,要不然不管你生了什么都得在十六岁的时候送给我。」
想了想自己的幸福,豆豆子最终还是在心底里给未来的孩子道了歉。
「…成交。」
6.
魔王小松最近还是很苦恼,他从他的未来老婆出生的时候就从魔镜里看着他,几乎可以说是看着对方长大的。那个可爱的孩子对于他的狂热迷恋他当然是很高兴啦,但是——万一等到十六岁的时候把他抓过来被他发现了本性怎么办啦!
魔王小松,生平七百多年,第一次遭遇感情大危机。他现在能想到的军师,也就只有当初出主意下诅咒的调皮鬼——椴松了。
「如果对方能忍受你的邋遢和魔渣才是真爱你。」
「但是那样会把他吓跑啊!」
「你傻逼吗魔王城是你的地盘你让他怎么跑啊。」
「…是哦。」
接收到椴松看傻逼的眼神,小松摸摸鼻子。
没办法,恋爱当中的生物智商可能就是有点点低。
7.
轻松十六岁啦,国王内心忐忑,在么生气。生日那天晚上还是把轻松关进了高塔,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,毕竟最大的奸细是王后。
飓风掀开了高塔的窗户,魔王浮在空中对王子伸出了手,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,王子将自己的手递出去。在空中飞行了许久,最终他们的目的地是魔王城中魔王房间里头的大床。
「来和我生孩子吧可爱的王子殿下♥」
「唔咦???!!!!不等等不、呼唔、噫、啊嗯…」
真不愧是魔中之渣啊,魔王陛下。
8.
「阿轻——饭还没好吗——」
「就算好了你也得等今天的工作解决了才能吃。」
「嗷呜阿轻好过分!虐待!明明小时候那么喜欢我的!」
「我现在不喜欢你吗?」
「…那我可以提前…」
「不可以。」
「QAQ」
「工作完就可以吃,饭和我都可以。」
「!!!!我马上就做完了阿轻你等我!!!」
轻松王后也开始习惯照【si】顾【yang】魔王了呢,可喜可贺。
9.
「不过现在的阿轻没有小时候可爱了啊…」
某天在进行完某项益于身心的床上运动之后,小松一边继续爱抚着轻松的后腰,一边不经意间发出了这样的感叹。
「长大之后不可爱了还真抱歉,爪子拿开。」
「唉唉唉阿轻我不是那个意思啦,虽然小时候可爱很好,但是现在的阿轻不管是哪个方面都超级美味哦!」
「哦是嘛。」
「当然啦不管是哪个阿轻我都超级喜欢的所以我们再——」
「闭嘴,免谈,睡觉。」
适可而止吧魔王陛下,发情期缩短到一次二十二小时怎么样?
10.
「我果然还是很怀念阿轻小时候的样子,那种可爱的感觉——啊,阿轻来给我生个孩子嘛!」
「就那么喜欢小时候的我?」
「唔嗯…就是喜欢那时候阿轻可爱的感觉吧?」
「这样?」


看着面前睁着眼睛一副无辜表情的轻松,就连小松这种见惯了世面的魔王也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「对对!就是这个!超级像啊好可爱!!!」
「别扑过来。」
「但是怎么会这么像啦!」
「不说本来就是我一个人…这幅表情我装了十年哦?」
「咦?等、十、十年?!」
「哈?不然你以为为什么我现在是这种性格?」
「?????本性暴露?!」
「你的本性也暴露的差不多了啊小松。」
「哎嘿这个…不对!不要转移话题啦!」
「啧,不装可爱一点你不会简简单单喜欢上我吧。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偷窥哦。」
「?!阿轻心机!超级心机!!」
「我就是心机,怎样?」
「那我们晚上多来一次就当是这么多年被蒙在鼓里的…」
「免谈。」
今天还是没有做成第二次呢,小松陛下

评论

热度(143)